猫罐头

The Rain in Summer

大学paro,白嫖了这么久交个党费

毫无文笔,非常短小的片段,ooc注意

怀疑自己在写友情向


两个人走下食堂楼梯的时候,金还在为一不留神被抢走的唯一一盘鱼香茄子和嘉德罗斯你一句我一嘴地吵,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乌云密布的天空阴沉得像要塌下来似的,将雨水哗啦啦地倾泻在门窗上。忘记看天气预报的人和从来不看天气预报的人不约而同地收了声。

一向安静不下来的金第一次觉得几分钟这样漫长,两个人立在门前等雨变小一点,空气安静得让人不适。然后他发觉他和嘉德罗斯除了吵架以外实在没有什么可聊的话题,即使他们是同系同学的关系。金有点后悔忘记带手机的事,至少可以刷刷朋友圈缓解一下气氛。他甚至想过给嘉德罗斯讲微博上最新的段子,虽然八成要收获对方关爱傻子的眼神。

百无聊赖,他呆呆地瞄向学弟,那张初露棱角的脸仍未褪去稚嫩的少年气,比自己浅一些的金发不服帖的乱翘,让他回忆起老家登格鲁镇六月上旬涌起的层层麦浪。

假如不是一副吓退人的表情和桀骜不驯的性格,大概很有人缘吧。正在内心暗自感慨人无完人,嘉德罗斯侧过头目光和他对上了。

“渣渣,外套借我。”

“啊??”

在大雨里共披一件衣服跑向宿舍楼,怎么看都属于增进学生友谊的行为。金想过对方可能是自己同寝室的朋友紫堂幻,班长兼损友的凯莉,忙于考研的发小格瑞——现在他被发小在电子竞技社团里的互怼对象、黑恶势力嘉德罗斯一把拽过衣领,强行勾肩搭背,在雨中狂奔。

倾盆的雨水泼在两个小伙子身上,浸透衬衫的袖口、肩部和下摆,半透明的显现出肌肤的颜色。金感到嘉德罗斯紧紧拢在他肩上的手臂有点硌得慌。他们一路淋了雨,而且跑得气喘吁吁的。年轻人略高的体温中和雨水的微凉,给视野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潮湿泥土混着青草的气息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夏季的雨总是很奇妙,比如这会儿金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能不能改进一下和这家伙的关系。

标签: 嘉金凹凸世界
评论(6)
热度(13)
< >
君わ愛そのものだ!

一条兴趣使然的咸鱼
子供爱好者
< >
© 猫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