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罐头

狐与人

#灵感来自p站的一组图
#BE预警


名为美咲的狐狸有时会去找一个人。

瘦高的黄发男子正打理着后院里的花草,嘴里哼着小曲儿。一个长发的女孩子躲在树后,静静地观察着,脑袋上的狐狸耳朵一动一动。是一只小小的白狐。
男子很快注意到了她的身影,直直地盯着,一言不发。
小狐狸立刻紧张起来,半晌才开口:“呐,三和,你…看到刚才的事了吗…”
“看到了看到了,美咲你把后院弄得一团糟。”
“……”被念到名字的狐狸低下了头,“对不起…”
三和看着对方微微泛红的脸,宛然一笑,将手覆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
“特意来偷窥我就是为了说这个啊~”
“闭嘴!还有不许揉我头!”

“最近,能看到我们的人变少了…”美咲显得有些落寞,“而且土地神也在抱怨,说是香火钱越来越少,来神社的只有零星几个人。”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或许哪天这个世界不再需要神明了…”
“怎么会呢。”
美咲抬起眼,对上三和一贯的笑脸。
“没有必要勉强自己 去想那些还无从知晓的事情,不是吗?”三和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与其在那里烦恼,不如做些有趣的事情……一起玩吧,我来教你编花绳!”
眼前的人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真是个像太阳一样的人。
“…好。”

名为美咲的狐狸经常会去找一个人。
只要她在,三和一定会同她一起玩,与她分享有趣的事,两人相视而笑。

「他教会了我各种各样的事物,花绳、风铃、歌牌、和果子,以及两只手触碰时的温暖。」

今天有事要报告给他。美咲这样想着,向前迈开了步子。
“呐,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我给你什么感觉?”
“美咲啊…现在比起来没什么差别呢。”
“诶?!”
“嗯,不过仔细一看好像…变可爱了呢,照这个路线走下去大概会很有魅力。”三和笑了笑。
美咲一下子红了脸,“那、那不是当然的吗。”
“是啊。”
……
“你的意思是说,要有段时间见不到面了?”
“是的,土地神大人要带我到出云去。”
“这样啊。”
“也算是一种修行,以后的我说不定就能成为了不起的狐神了!”美咲的神情兴奋了几分。
“要加油哦,回来时一定要来找我,我等着你。”三和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美咲看着他,点了点头。
“嗯,约定好了。”

「那之后我鲜少听到关于他的事了。」


名为美咲的狐狸再次去找一个人。

唔…他还记得我吗,约定什么的,会不会早就忘了…
美咲心里感到有些不安。
啊,到了,他的家应该是这里吧…
“喂!三和,我来实现约定了…”
…诶?
映在长大不少的狐狸眼帘中的,是一块石碑与棕发的陌生人。仔细一看那人背后还长着漆黑的翅膀…是只天狗。
美咲心中的不安瞬间膨胀了起来,“…谁?”
“你是,那家伙说的那只狐狸吧。”天狗用感受不到内心波动的语气说道,“我是很久以前寄住在这里的天狗。狐狸,他要我向你转告一句话——
没能遵守约定,对不起。”
……

如果不有所交集,地上的人与天上的神,二者流逝的时间是不同的。

“尽管一直在老去,甚至不知道自己哪天会离开这个世界,明明应该感到害怕,那家伙却依旧保持着笑容。”
「没有必要勉强自己 去想那些还无从知晓的事情,不是吗?」
“他说死后希望自己被葬在后院的花丛旁,因为这是和你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天狗传达完这些话就飞走了。


名为美咲的狐神每天都会去一个地方。
静静地趴花丛前,等待着,再也等不回的人。

合上双眼,百年不过转眼之间的她,做了一个梦。醒来时满眼泪水。

梦里,一只幼小的白狐揪住了一个男子的衣角,“大家都看不见我,我好寂寞,求你…和我一起玩吧。”
“好啊。”眼前瘦高的男子露出了十分温暖的笑容,
“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


『你的一生很短,短到来不及道别;你的一生很长,只因我将忆你千年。』

End.

评论
热度(6)
< >
君わ愛そのものだ!

兴趣使然的儿童画咸鱼
沉迷凹凸
< >
© 猫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