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罐头

山姥切国广是个奇怪的家伙

#冷cp注意
#ooc有


清晨,声声鸟鸣,将沉睡的本丸从梦中唤醒。
加州清光打理好头发和着装,大步流星地走在木质长廊上,脚下踏出哒哒的声响。
今日的内番表上一笔一划地写着,负责畑当番的是——山姥切国广和他。
“那个整天披着白布的人?”清光仔细回想了一下,并没有映出除外貌以外的印象。
不被编在同一个队伍,外加主上安排当番人选时总把自己和安定、堀川或者和泉守放在一起,加州清光与这个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从别人那里听闻,似乎是个有点阴郁的家伙呢……”清光担心自己对这种类型会不会比较苦手。


立秋已至,燥人的暑气所剩无几,早晨与傍晚不时会有凉爽的风拂过面颊,劳作也显得轻松些许。
“但果然,还是讨厌弄脏自己啊。”身着枣红色内番服的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这样的话请交给我一人来做。”
“?!”清光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一抹雪白猛然映入眼帘,紧接着是几缕如蒲公英花瓣一般明亮的鹅黄色。
这人怎么回事……刚才明明在却一声不吭,跟幽灵似的。
“不,我不是那种意思。”清光摆出一副不怎么发自内心的笑脸,“虽然不想沾染泥土,主上安排的任务还是要认真完成的。”
“没关系……”眼前的人把头顶的白布扯得更低了,彻底盖住他的头发,“反正,我是仿制品,即使变得破破烂烂的也没有关系,不如说我期望变成那样。”
清光有点搞不懂这人的脑回路。
“虽然知道你不愿意被人说漂亮,但有那么好看的发色,遮住真是太可惜了。”
对方缓缓抬起眼,用薄荷绿色的瞳孔盯着他看。清光这才发觉心中所想全吐露了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反正没我可爱啦。”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迅速飞逝。加州清光深切地感受到了何为“话不多的人”,比起自己平常与熟人的打打闹闹,山姥切国广明显要安静许多,有的时时候甚至连存在感都有些微妙。但清光并不讨厌这样的他。
“呼,这就是收获的最后一袋土豆了吧。”清光用力拎起麻袋,不料装得太满,袋子底部在离地的瞬间撕裂开了一个大洞,土豆纷纷掉落,骨碌到地面上。“啊——真是的。”他一脸不快地准备把它们捡起来,某人的双手却先一步完成了这件事。
山姥切把捡起的土豆全部放到了他的那块白布上。经过一天的劳作,本就不再洁白如新的布此时又沾上了不少泥土,变得脏兮兮的。
“喂,你在做什么啊,很脏的不要这样。”清光说着想制止他的行为。
“没关系,这种事交给我来做就好。”
清光深深地叹了口气:“所以说你真是……”
“因为…你很可爱。请一直保持可爱的样子吧。”
抬起头,清光的视线不自觉地汇集在对方明朗的发色上,晚霞的光芒洒于其上,闪耀着柔和的浅金色的光辉。无论是否为仿制品,这都是他与生俱来的美丽。
明明很美啊。清光想把这句话说出口,但考虑下又吞了回去。毕竟对方不是很爱听这种话。
不过,这是什么啊。
这种有些奇怪的感觉。



“兄弟,不要扯着了!赶紧把这块布交给我吧,只是拿去洗一下,马上就还给你!”
堀川国广无奈地拽着山姥切国广脏兮兮的布和粘在上面的山姥切本人,从走廊一端一直拖到了另一端,奈何对方依旧死不放手。
“原来这家伙的布是堀川在洗啊,我说之前一起当番的时候怎么那么干净。”清光一边感叹一边把一粒红提塞进嘴里。
“对啊,然后每次都要上演拉锯战。”一旁托腮的安定满脸“又有好戏看了”的表情。
堀川终于忍不住向他们吼道:“喂!那边那两个看戏的!你俩又没受伤,倒是来帮忙啊!!”
“啊,被吼了呢。”
“快去帮忙吧。”
“嗯,说起来山姥切国广他…”
“什么?”
“不,没什么。”


End.

挺奇怪的cp,因为感觉不错,就尝试写了下,所以这cp是该叫……山清?(我还水秀呢x

评论(6)
热度(12)
< >
君わ愛そのものだ!

兴趣使然的儿童画咸鱼
沉迷凹凸
< >
© 猫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